• Default
  • Title
  • Date
  • Random
load more hold SHIFT key to load all load all


身體實際藉同享主恩,操練裝備成合用器皿

 感謝主,帶領我們有分今年8月16至23日斯里蘭卡醫療服事暨訪問,這次訪問團共有41位聖徒參與。有許多弟兄姊妹是第一次參加,但藉著行前說明會,讓弟兄姊妹更清楚斯里蘭卡當地的情形,也藉著相調交通將大家更調到同一的負擔裏。

 這次的行程主要分為四個部分:一、參加青年訓練;二、參加全國特會;三、醫療義診服務;四、與當地聖徒一同看望及傳福音。

 我們到達的第二天下午參加青年訓練,有分受訓青年的分享與奉獻。非常寶貝斯里蘭卡的青年聖徒,在這次的訓練中加深對主的享受與經歷。他們願意將自己的智慧型手機奉獻給主,使自己不再被智慧型手機所霸佔。他們願意將自己奉獻給每週六的聚集,使自己完全投入聚會中來被主充滿,被主得著。(大豐大區 蔡旻興)

 斯里蘭卡的醫療環境其實不錯,並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落後或者不發達。斯里蘭卡每個地區都有政府醫院或者門診室,全國將近600所,看病非常方便。另外斯里蘭卡長期以來實行全民免費醫療福利,因此政府醫院常常人滿為患。而斯里蘭卡的私人醫院和診所雖多,但費用相對昂貴。

 這次義診團的目的其實是和當地聖徒相調。在義診的過程中,我感受到當地聖徒的交託與安心。而醫師弟兄們問診的細心實在是我們的榜樣。由於使用英文溝通,加上口音不習慣,有時無法完全理解病人所說意思。在一旁的我常常「猜測」病人的敘述,自以為知道大概意思就好。但弟兄們卻是再三確認,並不因看診人數眾多而輕忽,讓我看見他們的慎重和耐心。


 三年前也曾來到蘭斯里蘭卡,當時僅參加全國特會,因此只和年齡相仿的青少年交流。這次因為義診,讓我有機會接觸不同年齡層的聖徒。義診時,很多當地聖徒看診結束後和在旁幫忙的我握握手、說說話。幾天後,在一位聖徒家相調聚會,一位社區聖徒確認我是待在超音波房的小幫手後,幽默地說:「那你一定看過我的肚子!」這些有趣的相調都是我先前來斯里蘭卡未曾經歷的。

 感謝主,讓我藉著這樣的機會和當地聖徒相調。醫療服事以及與當地聖徒的交通也讓我看見語言裝備的重要。願我們能有更多的操練與裝備,成為主合用的器皿。(文藻大區 錢懿捷)

 此次有幸我們全家三人出動,參加2017斯里蘭卡醫療訪問之行。

 其中不乏意外小插曲,就是小港出發過境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時,雖服事者已再三叮嚀,卻仍不夠儆醒落隊,一家子没跟上隊伍,差點錯過轉機時機,幸經海關人員說明指引才能有驚無險。實際體悟:「凡事要聽主的聲音,緊緊跟隨羊群腳踪…」。

 最後二天行程,是住當地聖徒之家—體驗在地生活,令我難忘的回憶。為此我們一行40多人每人早已精心準備一份小禮物,好向各自接待家庭表達謝意。

 來接待我們的是Saliya弟兄夫婦,他開車一路隨我們40人座車奔波而行,因為我們才在KURUNEGALA結束全國相調特會,下午一點離開,而他於下午四點才一路驅車300多公里。用完餐馬上在晚上十點回到可倫坡會所接我們,到離該會所約40分鐘車程的瓦塔拉接待入住。

 斯里蘭卡面積是臺灣1.8倍,原來整個活動動員接待的家與成員,都是如此勞苦,並在身體裏互作肢體各盡功用,在愛與真實裏熱切款待我們這遠道而來神家裏的親人,令人感動不已。


 次日醒來與主人小兒子不期而遇,才第一次謀面就從這位年輕人聽見「Good Morning, Brother.」的問候。在離臺的千里之外聲聞更是格外親切,也看見與斯里蘭卡聖徒調在一個身體裏是一的召會生活實際。Saliya弟兄的家打開,成為在斯里蘭卡第二個成立的金燈臺。他們在主恢復的召會生活將屆17年,目前固定聚會的人數約20多位並有兒童服事。初到第一晚,對這房舍的第一印象是:好像迷宮,因經過迴廊才剛進入的房間要回頭竟找不著原來入口。這是棟上百年的房舍,既是家居之所,同時也是會所,區分成兩個可以各自獨立出入的空間,擺設簡約具有當地文藝巧思。樓上還有一間廂房供一對聖徒夫婦同住。我們兩地三方也在用餐中一同分享調和為一,更在餐後還一同分享主的話滿有聖靈的交通。

 當地實施家聚會小排,一開始都是夫婦兩主動操持包辦所需,待受分享的肢體在身體裏的感覺中就會自動幫忙,大家彼此互作肢體缺一不可。也見證他們開區開排皆是數度來高雄市召會參訪之後的實行,歸榮耀給主。

 其實此行原懷一個私心—能帶內人受浸;即或此行已然結束,內人的時機似仍未到,但至少她不排斥並與姊妺相調。我要堅定持續地為主申言盡話語的職事,並如主藉聖徒給我的建言—善用弟兄的權柄好為打開家禱告:「至於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(書二四15下)在互道珍重「阿利路亞」聲中,我聽見年輕聖徒高喊的聲音(包括我兒子)宣告:「斯里蘭卡,明年還要再來!」(三多大區 謝同舟)

 

文章搜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