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Default
  • Title
  • Date
  • Random
load more hold SHIFT key to load all load all

兩地語言飲食各異,基督那靈生命一體

 位於印度下方的島國—斯里蘭卡,高雄市召會承接了主在那地恢復的工作,因此無論在禱告上、財務上、人員上,每年都差遣了許多的聖徒前往,為著當地開展的需要。
 這次的前去主要有兩個目的:第一、訪問當地16處的召會,這次一同前去的55位聖徒分為六個小隊,分別前往斯里斯里蘭卡的各地方召會;第二、參加斯里蘭卡的全國特會(含兒童及醫療服事)。

 對於第一次來訪的我來說,到底會有怎麼樣的行程在出發前實在是不知道,只知道要訪問兩處召會— Krunegala以及Kekirawa。經過了轉機拉車,第一天進到飯店時已是當地時間凌晨三點多,滿帶著疲憊的身軀就這樣睡了。

 在當地上網有流量限制,區分白天與晚上的時段達到分流目的;1美金兌換159斯里蘭卡Rs,五公升的礦泉水170 Rs,一件基本的Nike T-shirt 590 Rs,一個肯德基套餐750 Rs,一顆椰子80 Rs,這樣的物價對於臺灣人而言相當親切。語言上又分為Sinhala(辛哈拉語)、Tamil(泰米爾語)及英語,搖擺頭表示OK,而這裏的人民非常親切、熱情、和善,包包全程後背都很放心。氣候上就跟高雄差不多,辣、鹹、甜,是這裏各種食物的基本配備,僅管已經說是 non-spicy,還是因為一點辣椒及黑胡椒的調味需要配上很多水。

 在Krunegala由於沒有其他交通工具,大部分都由嘟嘟車來代步,不跳錶 一公里約100 Rs,較遠路程則由當地聖徒開的學校校車作為交通工具;說這個校車不是普通的老舊,沒有空調,座椅也不完整,但在校車上我們用著辛哈拉語、中文及英文與當地聖徒有了喜樂的詩歌相調。見證即使說著不同語言,卻是藉著詩歌享受同一位神。

 也到了當地聖徒家參加禱告聚會,在這裏我彈到了人生中最難彈的一臺鋼琴,琴鍵表面破損嚴重無法反彈,有些敲擊無聲,彈的是滿身大汗。當我回神過來時卻發現大家唱得喜樂、我也彈得喜樂,實在是感謝主還願意使用我,接受這樣的司琴服事。

 到了Kekiwala召會,藉著當週晨興聖言,弟兄的提問「我們為什麼要奉獻?」每位聖徒的回答堆加出了一幅完整的圖畫,儘管英文不是習慣的語言,也或許在發表上不是這麼準確,卻看到當地聖徒渴慕真理的靈而受感動。也經過簡單的英文教學,立馬用兒童詩歌與當地小朋友做了簡單的兒童排。

 這次的全國特會,是進入2018年國際華語特會的信息,其中有些曾參加華語特會的斯里蘭卡聖徒起來見證,從來沒有想過能夠有分這樣的特會。看見了主的恢復在臺灣是持續地湧流出來,甚至也鼓勵斯里蘭卡的聖徒三年後一定要來參加這樣的特會。在特會期間與弟兄姊妹配搭醫療服事藥局的工作,感謝主藉著這樣的機會,也使我再次有很多機會能面對面、一對一,與斯里蘭卡聖徒有更多的接觸。在其中也看見了這裏有相當大量的兒童,有急切兒童排、兒童服事上的需要,若能得著這些聖徒的下一代,整個召會必定會有倍增的福。

 最後,來到了可倫坡,與斯里蘭卡聖徒分享這幾日的蒙恩,非常摸著負責弟兄提到每次有臺灣的聖徒來訪,都讓他們覺得斯里蘭卡這地正在改變,臺灣的聖徒不斷地前來,斯里蘭卡就不斷地改變。每年都有開展、召會訪問、醫療服事甚至有大專開展隊,對斯里蘭卡聖徒而言,看見臺灣就如同看見新耶路撒冷,期待我們再來一次,一次又一次!

 雖然我們身在臺灣或許沒有這種感覺,但正如弟兄說的,召會就是新耶路撒冷的縮影。下沉、軟弱的靈在出發前讓我不知道我能夠服事什麼,不知道能在訪問時供應什麼給聖徒,但主的作為實在奇妙,不是我們前去加強當地召會,而是地方召會加強了軟弱的我!

 路加福音十四章十八至十九節:「主的靈在我身上,因為祂膏了我,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,差遣我去宣揚被擄的得釋放,瞎眼的得復明,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,宣揚主悅納人的禧年。」(文藻大區 張瀚文)

文章搜尋